目前日期文章:201708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三十年來,我牽過很多人的手

有被遺棄的、遭家暴的、被性侵害的、 還有失親的孩子……

只要有需要,我都願意伸出援手, 不放棄每一個生命

一個人的價值高於全世界

邀請您一起支持善牧基金會 「星火傳愛服務計劃經費募集」

 

什麼都要聽我的─目睹暴力兒童

 

小石是個聰明伶俐的七歲男生,他有兩個小妹妹。小石從小目睹爸爸對媽媽的辱罵、毆打,他常哭著要爸爸不要再打媽媽,但沒有用,有時反而遭殃;後來,小石和妹妹躲在被窩內,因為這樣爸媽吵架的聲音就會小一點,而且他可以幻想被窩是自己的城堡,沒有人可以傷害他。雖然小石的爸媽已經分居,但他還是常做惡夢,心情不好時會摔東西或對媽媽亂發脾氣。

小石第一次到善牧小羊之家時,謹慎的看了遊戲室的玩具,並開始發號司令,強硬規定所有玩法。目睹家暴的經歷讓小石內在安全感出現嚴重裂痕,他對人際關係的高度控制,其實是要掩蓋內在的脆弱與不安;而爸媽處理衝突的方式,讓他認為「意見不一樣」可能代表著分離與暴力。

最初,我們尊重孩子的意願,但也真誠的表達自己的感覺,即使會引起衝突,但這可能是與孩子工作時很重要的轉機。和小熟悉後,開始挑戰他的「強硬規定」,果然小石馬上露出緊張、慌亂的表情,並指責的大聲說:「憑什麼都是你說?大人為什麼可以要怎樣就怎樣?就是要聽我的」社工姊姊靠近他說:「小石,我很重視你的每一個想法,但也希望你可以聽聽我的想法,然後一起討論都喜歡的遊戲,怎麼樣?」小石默默說:「好啦!」終於,他願意把內在的不安與憤怒大聲說出來,我覺得他「超級棒」!接下來的小石還是有話直說,但他開始願意聽別人的想法。

輔導過程我們展現對小石無條件的喜歡與接納,不管是生氣的他、鬧脾氣的他、還是大笑的他,他可以自在的展現情緒。漸漸,我們發現他不再像顆硬梆梆的石頭,而是一粒正在發芽的美麗種子。

 

 

2017牽住你的手線上捐款banner774x321-01

 

文章標籤

星星小火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善牧小羊之家 實習生/ 江宜盈

阿駿是幼幼團體的成員之一,也是唯一缺席第一次和最後一次團體的成員。

20638904_10155265974869597_5851525230061699163_n

在倒數第二次團體中,諮商師預告這次將是阿駿最後一次與大家一起上課,當時成員們感覺有些驚訝,更覺震驚的卻是阿駿本人,彷彿在毫不知情的狀態下突然遭受一道雷擊;之後阿駿從震驚轉為憤怒,直指著諮商師說:「你說謊!你騙人!這不是最後一次!」甚至作勢要出拳狠狠地揍向諮商師;再更後來,阿駿躲在藤椅後面喃喃自語說:「這次不算上課,我還有一次……」從藤椅的另一面看著阿駿,儘管交織的藤面阻擾我的視線,我仍能清晰看見阿駿的身軀是那樣的嬌小、神情是那樣的悲傷,對於大人的決定是那樣的無能為力。

還記得阿駿第一次進到團體時,已是整個團體的第二次課程;而阿駿表現得文靜成熟,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靜靜地坐在位子上,可是面對諮商師的提問卻能應答如流、舉一反三,一看就是個聰穎慧黠的孩子,難以想像這是他第一次加入團體,亦難以想像他只有五歲大。然而,在後續幾次團體中,阿駿卻表現得截然不同,既不願依規範坐在座位上,也不願參與活動、分享想法,更成為團體成員皆知的「不要先生」,像是刺蝟一樣隔絕別人,把自己封閉起來。

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善牧高雄中心自今年起開始承接目睹暴力兒童及少年服務,為了讓更多相關領域工作者能夠了解如何協助目睹兒,今年六、七月在高雄舉辦二場目睹暴力兒童及少年專業訓練,並邀請張碧琴心理師來為專業人員們受訓。

課程一開始,張心理師提醒大家,在與目睹兒工作時,要與孩子整個家庭一起工作的重要性。她說,她很喜歡英文裡一句著名的諺語:「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.(拉拔一個孩子長大成人,需要一整個村莊的努力。)」每一個目睹暴力家庭的樣態都不一樣的,面對父母親吵架,每個孩子所感受到的威脅感是不同的,不能單由發生的頻率來衡量事件對孩子的影響程度,而是要用孩子的感覺強度來做。

目睹的服務工作首先是降低孩子目睹的風險,為降低這個風險程度,工作的焦點應從孩子轉為整個家庭的工作上,特別是當父母婚姻衝突越高,兒童出現的適應困難也越多,若孩子的主要照顧者沒有做好修復的工作,即便孩子做再多次的諮商也難改變核心問題。

比方有一位媽媽她總是偏愛哥哥,認為弟弟行為偏差,就像孩子的爸一樣,深入去了解發現,原來因為弟弟長得像爸爸,媽媽只要看到他就會聯想到不管事的男人,如果沒有解決掉媽媽受傷的這個部分,針對弟弟做再多的行為矯正工作仍是徒勞無功的。

我們過去總認為,孩子只要解除目睹暴力的危機,就能解決孩子的問題,然而,目睹兒的評估不應只是看他外在危機感是否解除,而是應放在內在危機是否解除。很多孩子帶著危機,隔很久才會出現狀況,比方這類的孩子他會以過度警戒、或是呆來表現。比方來說,有一個成年人差一點被熟人性侵,雖然沒有被性侵成功,但在心裡已經對她造成很大的創傷,事件後她必須戴著口罩才會覺得有安全感,因此要解決的不是她外在的危機,因為受威脅的環境已經解決,而是要恢復她心理的健康。

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