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記得有對姐弟預定晚上10:30進住,保育媽咪打開家園所有的燈光,站在門口等待著他們,希望光亮能溫暖漆黑的夜晚,讓他們如同回到家般的溫暖……這裡是「善牧兒童之家」,棄虐兒的避風港,我們盡力給孩子如同媽媽般的擁抱與溫暖,希望孩子不再擔心害怕…

爸爸,加油!

在善牧兒童之家安置一年左右,一對11歲和9歲的姐弟進入返家計畫,準備回到久違的家,在這一年中,廚師爸爸努力的想要支 撐這個家,想擁有穩定的工作以及早接兒女回家。社會處評估接回家的條件按標準很簡單,但也很難,「固定收入、住所和能照顧子女的親人」,然而,廚師爸爸四 處幫人辦桌,收入並不穩定,淡季、旺季相差很多,或許維生不是問題,但穩定則差強人意,正當返家計畫快要開始時,爸爸因為積欠多日付不起房租,被房東趕出 來。問題是孩子們已經準備好六日返家,這下怎麼辦?要不要喊停?家園內部討論了很久,最後決定讓孩子的力量來陪伴爸爸站起來,照常返家計畫只不過住外公外 婆家。很高興這個決定有效,廚師爸爸為了爭口氣,和朋友們租了一家自助餐店,自己當廚師熱鬧開張,原因是「爸爸會爭氣的」。有天,廚師爸爸的女兒放學回到 兒童之家,拿了一張名片雙手遞上,很認真、仔細的、謹慎的說:「這是我爸爸新開的店,請多訂便當……」家園的大家感動得哭了……

謝謝您 讓我能平安長大

有天,我們收到來自高雄的一封信,裡面是捐款的現金和二張中獎的發票,想回電致謝,但對方僅留地址,附上回信的謝卡「親愛的善心人士,我們收到了,感謝您並請您放心!」
傍晚,門口有人按鈴,是同鄉會的吳叔叔,提著三隻烤鴨,臉上滿是笑容「來!給孩子們加菜!」稍後,門口有人按鈴,是警察局的副局長伯伯,提著新鮮的水果, 說是給孩子們的。偶爾,門口有人按鈴,是騎著摩托車的阿姨,籃子裡裝了好幾袋麵包,「這是讀餐飲科的女兒做的,給孩子們當點心!」然後每隔二個禮拜,門口 有人按鈴,是甜點店漂亮的阿姨和帥氣的主廚叔叔,「今天店裡公休,我們多做一些給孩子們享用!」有時,門口有人按鈴,是來自中央山脈有機的自耕農,開著廂 型車直送高麗菜、甜玉米和茁壯的葉菜類。更有些緣份既深且遠,持續而不間斷。

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