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到家庭創傷的孩子
他們經歷了家暴、失親或失依
就像是人生中的風雨……
 

星星小火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段小插曲,發生在善牧「小羊之家」社工與心理師前進國小校園輔導的家暴目睹兒團體。

團體裡有個男孩有過動傾向,在家裡,被酗酒的父親打得很慘,在學校,人際關係也不好。某次,心理師帶領孩子討論遇到家暴的應變方式,比方說,逃就對了,或是撥打113家暴專線。小男孩聽了很不以為然:「老師,我不怕痛;老師,沒關係,我可以打回去啊!」男孩習慣性地用嘻笑的方式掩蓋自己焦慮害怕的心情。

17201296_10154771993209597_804819138595455150_n

心理師聽出小男孩語氣裡的逞強。他認真看著小男孩的眼睛說:「我知道你不怕痛,但我很在乎你被打,我不能夠忍受你被打,我覺得無論大人或小孩都不應該被打,所以這個世界才會有警察,才會有113的電話……,你們每一個人我都很在乎,如果我有能力,我希望你可以不必被打,或是你快要遇到這個事情(被打)的時候,你可以順利逃開。」

聽完心理師的話,小男孩安靜了好一陣子,應該沒有人跟他講過類似的話……。

他意識到,講話的這個大人,是真正的關心他。後來的幾堂課,小男孩變得柔軟許多。

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小眩是個小學二年級的男孩,因為父母離異,且父親長時間不在家,獨留小眩及哥哥在家,也因為他們年紀尚小,沒辦法自理、覓食,常處肌餓的狀態下,在多年前因疏於照顧來到善牧的庇護家園,開始擁有正常的三餐,下午及晚上也有小點心可以享用。然而成長背景的匱乏讓小眩內心感到不被滿足,像是一個很大的黑洞,因此會出現了口語傷害、偷竊、偷吃和尿床等行為。

當小眩出現了這些行為,家園的社工阿姨、保育媽咪會陪伴他手洗尿濕的衣褲,也會告訴他家園內有許多的點心、保久乳、麥片,當小眩感到餓的時候可以來和社工阿姨說,社工阿姨幫他準備了一個專屬於他的點心罐,不僅滿足他想要吃的慾望,更是補足他心裡的缺乏;幾次的接受與滿足,讓小眩的心理似乎更強壯了,不再是一直枯竭的渴望,而是有力氣起來捍衛自己所擁有的。

小眩從極度的缺乏到現在已經意識到他其實已經「擁有了」的這一份安定和安全感,因著許多愛心捐款人的默默付出,讓小眩和善牧有足夠的後盾,現在小眩傷害性與情緒性的行為情況幾乎沒有了,我們不只看見了「愛」,是「愛」所給予孩子們「我有、我是、我能」的價值。

從長期的服務裡面,我們看見了陪伴與關愛的重要,不僅可以讓孩子找回自身的復原力,還能擁有很多的成長!善牧在此邀請大家,請持續支持善牧的星火傳愛服務計畫,讓更多的家創兒都能因著大家的愛心一同好起來!

☕月捐滿500元且持續一年,即可有「304不鏽鋼彈跳蓋保溫杯420ml」三個,以及由我們服務的少女自挑豆自烘焙的「台東傳奇咖啡館」濾掛咖啡禮盒(12包入)

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近日有民眾從網路端捎來求助訊息,表示實在無力撫養孩子,善牧提供這位民眾可以求助的管道並說明我們的服務。就算是網路文字沒有表情和語氣,也可以感覺到為人父母的無助和沮喪,令人十分心疼。

這陣子因生活困頓攜子自殺或者是棄嬰的新聞,都令人震驚且心痛,我們很遺憾有些人在走投無路之際,選了那條絕決的路。
對於求助的民眾,善牧非常感謝您的勇氣,無論用電話、網路,呼救的聲音背後其實都是對兒女的愛──

寒流來襲,小小的身軀不見得抵得過低溫的無情,你的一念決定孩子的下一步。無力撫養孩子可先致電當地社會局,相關福利資源也許可以協助您度過難關,若有出養的需求也會有社工依程序提供您相關服務,善牧鼓勵您勇敢求助。

善牧台南嬰兒之家有專業的嬰兒安置及收出養服務,提供社會福利等資源轉介,若您對收出養有任何疑問,歡迎您撥打(06)2234-4009諮詢。

*未婚懷孕網路諮詢專區:http://goodshepherd.pixnet.net/blog/post/33359254

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小惠第一次接受庇護時沒有錢、沒有工作也沒朋友可投靠,她獨自帶著年幼的兒子–小康。小康和媽媽一樣,瘦小的臉上都有雙大眼睛,眼神中訴說了他們的驚訝與恐懼。關心小惠傷勢狀況的時候,她才吱吱嗚嗚的說小康也受暴,看著小小年紀的小康腿上多處鞭打傷勢跟咬痕,初到庇護中心工作的我百感交集,小惠的同居人咬得多大力?事隔那麼久,咬痕還那麼深、眼前的這位母親多麼害怕同居人?讓兒子傷成這樣卻沒有勇氣阻止,我要怎麼幫助這對缺乏資源的母子呢?我跟小惠討論著後續生活的規劃,她想到唯一還活著的一位遠親,決定去投靠遠親。

小惠離開家園約半年,又帶著小康回到家園了,看到她回來我有些難過,因為我以為那代表半年前的她跟現在的她仍在同一個處境。然而跟她會談時,她笑著與我分享這半年的轉變,她找到了工作,這份工作薪水不高且耗體力,但她很認真做,與同事及主管相處得很好,已經可以靠自己支付與孩子的生活費用了。最令我驚喜的是,因為她這半年的努力與改變,她重新獲得了小康哥哥的監護權。她說已經和前同居人分手了,這次的確心軟才讓他進入家中,可是當前同居人再次對自己施暴,她看到了小康從睡夢中驚醒的表情時,決定要劃清界線。當時我莫名的感動,她跟半年前的小惠不一樣了,眼神中沒有一絲膽怯,她嘗過努力後成功的滋味,所以她知道即使受了這次打擊,她仍然可以再站起來,現在的她有勇氣說出自己要什麼,更有勇氣保護自己的孩子。

我佩服眼前這位戰士,敬佩她聲音中的肯定,這次小惠仍然只短短的住了一陣子便離開,我做的不多,因為我無需做太多,當一個人願意且確定要為自己的生命戰鬥,只需要輕輕推她一把,她就可以成功。小惠,謝謝妳讓我看見了一道成功的曙光,提醒了我婦女們受暴後仍可以像你的生命一樣綻放光芒。


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鎖在心底的祕密,為什麼選擇說出來?我有一個單純的想法:我希望,自己的故事能幫助生命遇到挑戰的孩子,告訴他們、也告訴小時候的我自己:「如果你有被忽視的感覺,請把它釋懷,因為那不是你的錯。」

我是目睹家庭暴力下長大的孩子。事情發生之初我就讀國小,某一天晚上,我被父親從睡夢中搖醒,他牽著我和妹妹,三個人慌慌張張在街上找媽媽,我記得媽媽躲在住家樓頂,被找到時她捲縮著身子蹲坐地上,歇斯底里地哭泣,看著媽媽失控的模樣,我好害怕,「我覺得,我快要失去我媽媽。」

國中有一次很嚴重,我下課回家聽見父母爭吵的聲音,衝進屋裡一看,父親拿著菜刀對著媽媽,揚言要自殺。我想不起他們吵架的內容,但是爸爸拿刀的畫面卻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裡,從此揮之不去。那次事件之後,我知道我的世界徹底變了!

高中和大學我不住在家裡,常常返家都會發現媽媽身上有新的傷痕。那幾年母親總是哭喪著臉,她時常有意無意地說:「如果沒有搬家,這些事情或許就不會發生。」這句話讓我覺得好像是為了給我和妹妹有比較好的讀書環境,才導致他們做了這個錯誤的決定。父親也一樣,載我回學校的路上,他會趁那段時間向我抱怨媽媽的不是,他會越講越激動,口氣就像是在罵人,我會覺得「他根本就是在罵我。」對於父母親相互的指責,我弄不明白,也不曉得該如何應對。

16265437_10154614508044597_3838852074012915237_n

有一陣子我有電話恐懼症,現在還是有,只是變得很淡。比方那時候媽媽一有輕生的念頭,阿姨就會打電話給我,只要看到長輩的來電顯示,心臟會跳得很用力,擔心又要去處理很恐怖的事情。我曾經非常抗拒回家,因為家裡氣氛不好,我很想幫助我的父母,可是,我的勸他們聽不進去,我好累,所以我選擇逃開,刻意變得冷淡,面對至親卻有這樣的心情,我其實還蠻自責的。

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